# 涉江

E 座的尽头是一扇窗。她喜欢伏在那里的窗棂上,很多个课间。窗外是一幢天井;三面环楼,夐不见曦。

天井的中央是一台鱼池。一到每年新生入学的时候,鱼们便如笋般冒了出来,流水潺潺,清荣峻茂;整个学校也像鱼池一样变得活络了起来。人们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;鱼池旁也缀上了很多人影,来来往往的。

她的背后是一道走廊,连结着初中部和高一年级。原则上,高一的饮水机坏了,才会有人从这里经过,就比如这几天;那边的机器更高端,相传有四个水龙头。她听高三的学长们说,原先这里本是熙熙攘攘,那一年却突然间就变了天。或许今后也会有那一年吧。走廊里时常有行为艺术家们走过,小嘴抹蜜,应节而舞,免不了一群男女从旁指点,逼逼赖赖。也有三三两两的女生们,攒聚喁喁。偶尔天亮的时候,也会有许多男同,两两联会,而姐妹相称。

但这些都与她无关。她相信未来,相信辰星在无边的旷野,正如大多数人一样。她可能还没有想到过那样的一天,雪花浸满了每一个角落。空自,她守望着梦乡。

楼下有一群人走过,为首的迨着球。教室里传来九日的声响。他似乎看见了她。她的思绪仍然飘在远方,漠然颔首。

他们走上楼来。他一迳向 E 座的尽头走去。值勤的女生认出了他,嘴唇微微动了动,遽把脸扭了过去,没有作声。他也照着做了。那扇窗静静地在那里;窗闩没有扣严,被一阵狂风吹散了。他正要上前,风却一瞬间弱了下去。太阳拐了一个弯;和煦的光洒遍了他和她的窗。微风摩挲着窗扇,像一只系在法线上的蝴蝶。

她和他站在那里,看着归帆迤逦着向远方飘散。日光投靠在他的身侧,渲染出几许明媚的景致来,蹦跳着走远了。水波轻轻地颤动着。月亮干咳了几下,发出沙沙的响声,挑达在城阙上。兰麝香仍在,珮环声渐远。

success

未完待续

更新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