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来

default

“When you have that last piece of the jigsaw, everything will, I hope, be clear. . . ."

「引子」

我听着《我们仍不知道那年中美合拍的日子》,突然,章老师走了进来。我打开空气净化器,看了看垃圾桶里闪闪发光的律师函。

总之,故事就这样开始了。


「初雪」

六老师签售会当天,现场热闹的很。

“六爷爷…… 孙悟空到底有几个女朋友啊?”

“所以我经常说,” 章承恩回头望了望摄像机。“戏说不是胡说,改编不是乱编。…… 一个民族…… 文化…… 谢罪…… 拿着棒子这么走……”

这时,“啊 ——” 的一声惨叫传来。六水线旁,一名男子倒在地上,已经没有了气息。

——

“死者名叫戴杉并,29 岁,在金猴皮鞋厂工作,不过似乎并不是他的主业。在他的电脑里,我们找到了很多线索表明这位海军上将……” 三谷(Mitani)汇报道。

“行了行了,” 我不耐烦地打断道,“我名侦探江户川(Edogawa)可不是来听你 × × 的。说吧,名单上还有谁?”

“你怎么知道……” 三谷失声道。

“喂喂,” 我敲了敲桌子,“就你这智商还想干这事?告诉你吧,作者看你蠢成这样,特意派我来带你走向人生巅峰的。所以,现在 ——”


「正宫」

那天,我听闻杨洁导演去世了,准备好挽联,前去吊唁。

灵堂的气氛非常肃穆。那边六老师竟也换上了一袭黑衣,毕恭毕敬地垂下头,低声道:

“今年下半年…… 中美合拍…… 杨洁导演满意…… 多多支持。”

我沉痛地走出灵堂,外面的天已经黑了。天上的几颗星星闪着明灭的冷光。

我低头看了看手表:十三时二十六分。

难道是……?!

我缓而又缓地回过头。气势恢宏的大堂已经了无踪影。一望无际的原野上,章老师和几个吊唁的人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,震悚地踅向四周。

突然,一道白痕闪了光,现了一个人,急匆匆地跑了过来。我看到他那惊愕之下掩着的笑意的脸,不禁一声哀叹:

“唉!又是这个蠢货!”

就在这时,高速跑动的他像是被什么绊了一下,“咚” 地一声趴在了地上。

额…… 我不得不承认的是,虽然作者的确缺乏才华(很多时候都要靠我自己的演技),但在关键问题的处理上却是一点也不含糊。

我一边想着,一边向人群走去。


「Q&A」

只听得章老师对着全国人民破口大骂道:

“等我回去以后,一个一个给你们寄律师函…… 对了,今年下半年……”

default

Question:人类的本质是什么?

Wrong Answer:复读机

Accepted:人类的本质是什么?


「设计实验」

(好像又扯远了…… 说正事)

“必须灭杜!” 桌对面的一个人大声喊道。我回过神来。

我皱起眉。那个名叫马三傻(Ma Wasabi)的人又来了。

旁边的那个人似乎也毫无兴致,一脸心不在焉地附和着。

“…… 灭杜使我成为一个完整的人。?”

“…… 啊?对对对,一点也不能剩。” 上原(Uehara)答道。

“咦,怎么不见时川(Tokikawa)来?” 我向邻座的新见(Shimmi)问道。他摇摇头。

“不知道。许是睡过头了吧。”

话虽这么说,但一个小时后,时川还没有下来。我因闲得无聊,便打开「神奇动物园」。这是一款专为睿智人群设计的高端手游,画面精良,很适合用来打发时间。

“时川还不下来?” 工藤(Kudo)不耐烦道。

“要不上去看一下吧,” 我提议道。

我同工藤到得他的房间口,敲了敲门。没有应声。

“等我给他打个电话。” 工藤拿出寻呼机。电话铃响到第十三下时,他摇头。“没有人接。”

我们没有办法,只好找来了服务人员。我推开门:这里并没有人。

“他的背包还在,应该是没准备长时间外出的。” 工藤道。

我点点头。看来也不会有什么发现了。“走吧,” 我说道。

工藤和我正要离开之时,我的目光落在了浴室的门框上。门的合页上,圆珠笔迹的刻痕

+ '5' (18) 65

我决定不再多想。

我们回到大厅。

“找到了吗?” 五反田(Gotanda)问道。工藤摇头。

“已经十二点了,” 高桥(Takahashi)道。“要不先吃饭吧。”

餐桌上的气氛非常肃穆。大家都默默吃着,seldom next 的两个人小声低语。时川到底去了哪里呢?

这时,店员端来了两面金黄的油炸哥布林。十数双筷子顿时一齐扑了过去。我没有动。

“天一…… 不来一块?” 新见狼吞虎咽地吃着。

“奇怪,” 我喃喃道,“总觉得有什么不对。”

“哪里不对了?我告诉你,完整的哥布林可是稀世珍品,难不成你想吃被滚木碾过一遍的?” 他自谓幽默地笑笑,“快点吧,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我取下一片,仔细检查一番;没有 clue。看来我的第六感最近也变得不准了啊,我苦笑着夹起放入嘴中。

—— 我呸呸几口吐了出来。“哥布林有毒!”

旁边的人惊诧地看了我一眼,随即也下意识地做了。

“什么?…… 有毒?”

“我们吃着什么事都没有呵…… 哪里有毒了?”

但我既不要无谓的辩解了。循着水木(Mizuki)惊惧的目光,工藤满口白沫地倒在了桌上,一下最后的抽搐。


「端口I」

警察匆忙赶到现场。

“初步判断死者应该是死鱼(Diefish)氰化物中毒,” 法医汇报道,“不过具体原因还要等解剖结果。”

他点点头。

警察和服务员简单地交谈了几句,走了。房间里笼罩着一团滞重的沉默。

“S 失踪了,Q 死了,” 我自言自语道,“下一个就是我了。”


「DNS错误!」

然而这个世界已不存在规则了。


「Loading . . .」

“好嗨哟!” 有人在我耳边喊道。

“嗨ニマ啊,要动手赶快!” 我不满道。

“好的好的,” 那人说着掏出一卷绳子。“我打算勒死你。不过分吧?”

“能换个更舒服的吗?这个绳子勒着好疼。” 我问道。

他摇了摇头。“恐怕没有机会了。”

“喂!” 已经喘不过气的我奋力嚷道。“剧本可不是这么写的!”

“我知道,” 他平静地说。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“你……” 我很生气。

我边生气边想着明天早上吃什么。


「你们家的网炸了?」

“江户川先生昨天晚上被人不改剧本就弄死了。” 我悲伤地告诉了另外的几个人。

大家都非常惋惜。


「460?再见」

两个月后。

我和高桥,新见,五反田四个人准时上了火车。

“出口竟然没被堵死,” 我对新见说道。

“是啊;话说也真是的,十二个人最后就剩下了四个,连盘身份局都凑不齐…… 真是无聊。” 新见摇头。

“对了,马三傻是怎么死的来着?” 五反田(他似乎一直对这件事念念不忘)第 9102 次问道。

“唉,只有他死的最惨啊。你说是不是?” 新见满脸泪光地笑了起来。

“没有办法……” 我鼻子一酸。“他那天本来想去地沟弄点早点吃,结果刚一出门就让火车给撞死了……” 我不由自主地哭了起来;高桥,新见,五反田也不甘示弱,一瞬间,整个车厢里哀嚎声,哭声,抽泣声,抹泪声揉作一团,是一浪高过一浪,过了好久,车厢里还回荡着一股海风的味道。

“三谷被人用诺基亚砸死了;R 上电梯时被从后面推了一下,掉到电梯井里摔死了;Y ……” 五反田回忆道。

“对了,” 高桥突然叫道,“还记得时川吗?”

“他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。” 我推开窗。

“为什么?” 新见问道。只听得五反田似有似无的抽泣声。

“他去了另一个地方。” 半晌,我长吁一口气。“一个更值得的 occasion。”

“比我们要去的这个地方更值得?” 高桥问道。我用力点了点头。

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人说话。

image-20200524131727707

我久久地望向窗外。又是在这不经意的一刹,透过窗玻璃的反光,高桥指着我,对着正要说出什么惊天秘密似的新见使了个眼色。

我叹了口气。他们果然早已知道了一切。我所为之付的一番心血,并诩诩然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,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;一切都发生在那么短短的,不到十秒的时间里,可对我来说却像极了一生。

我的视线依然投在远方。看着看着,我渐渐不明白有多少东西可以称得上是变化了。世界本来就没有形状

我想说些什么,但终究说不出口。我便一直是个如此懦弱的人。

即使是踏上这辆撞死了马三傻的火车。

“还有多长时间到?” 高桥看了看手表。

“很快,” 我答道。

“诶我突然有个想法,” 五反田打起精神,“如果我们到站了还不下车,那么它会载我们到哪里?”

“向前。”

“Forever?”

“Yes.”

“可是…… 是你创造了这一切吧?”

我默然。新见好像打开了「神奇动物园」。

“Give him a rest 吧,” 高桥说,“那些事不必再提了。”

我出神地望着车厢的一点。

“吱 ——” 传来汽笛的轰鸣声。

“我们到了,” 新见说。

太阳钻了出来。一阵熹微,暖融融地照在我们的脸上。

“I say . . . 我们应该给自己取个新名字吧?” 五反田提议道,“毕竟西湖六月初嘛。我呢,就叫 MRC 好了。”

“我叫大辣鸡。” 新见若有所思道。

“我叫大肥猪。” 高桥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。

“所以…… 你呢?” 所有人的目光望向我。我惊了一下,笑容凝结在脸上。就在那边。

我眨了眨眼;一切如故。

原来我们是到了这里啊,我想道。不过也无所谓了。

新见和五反田 paradox 地对视着。

“天一有事吗……” 高桥迟疑了一下,问道。

“没事没事,” 我摆摆手,“刚才想事来着。”

太阳沉了下去。最初的一道光。

“高桥?” 我唤道。她侧过脸。

“怎么啦?”

“早晨来临了。”

(BGM : ノルウェイの森)

(WOW)

(<・)))><<)

更新于